返回

逢魔降临美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降临漫威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叫常磐,经常的常,磐石的磐。老爹没啥文化,起这个名字单纯的希望我能坚强的面对生活。然而就在刚刚,一辆从秋名山下来的渣土车直接把我秒了。

    ......

    我这是回到过去了吗?常磐瞅了瞅自己的小手,白白净净还有点婴儿肥。这不是我的手吧?

    “我透死辣个渣土车司机的香蕉船..数码暴龙肥蛇怪...WDNMD..NMSL....”

    作为起点穿越大军的一份子,常磐心脏还是很大的,小嘴抹蜜口吐芬芳发泄完怨气后。常磐就接受了自己变成小孩的事实。现在最先要搞清楚我是谁?我在哪儿?谁在打...~呸!我要干什么?(不自觉的发出灵魂三问)

    “穿越后没有对应的记忆可真是个大问题。”

    冷静了一会儿,常磐跑进厕所顺手带进去一张小爬爬,扒拉上洗漱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禁头疼起来镜子里的小孩大概7、8岁的样子,带一点混血的感觉,眉宇间有常磐自己孩提时代的影子,但很明显比常磐以前帅得多。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常磐很有自知之明,自己不丑也不帅,就是扔人堆里都找不出来的那种。现在的儿童之身虽然还小但这具躯体上没有一丝瑕疵,也没有任何疤痕,比瓷娃娃还瓷娃娃,就像一张等待上色的白纸。

    乖乖!现在穿越还带整容的。现在常磐倒是确定了身体还是自己的,并不是魂穿就是不清楚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发生这些变化。

    “爽!房贷不用还了。还是个小帅哥,这波不亏!就是这辈子都不可能学英语的。”房间里还有洗漱台上的各个产品全是标的英文。这倒是让常磐确定自己正身处一个说英语的国家。

    “金手指呢?系统呢?我的总裁花都生活呢?出来啊!你有本事带我来,没本事出来见我....”哔哔了一段时间,系统精灵之类的助手都没出现。

    “诶~来都来了,咋不能派个系统给我。算了,还是先了解这个世界吧。”

    ————

    “泽德!泽德!你东西整理好了吗?”一个黑人老妹进来找常磐。常磐凭着自己几年前的四级英语勉强听懂了,她喊自己泽德。

    然后...然后...常磐只能站在这儿发呆、装傻。我又听不懂她说什么。

    黑人老妹看着木讷的泽德,“诶~可怜的孩子”,走到墙角拿起一个儿童书包,拉着泽德出了房间。

    出了房间常磐才发现这儿是医院,而刚刚自己所处的高级病房,和自己印象中的病房差了太远。万恶的资本主义。

    “就是这个孩子吗?就剩他一个了吗?”

    “他在纽约还有个叔公”

    ......

    常磐隐约听懂了父母、车祸、可怜等词汇。牙败!这不会是要抓进起点孤儿院的节奏吧。常磐呆滞的脸色,让这些警察和医生同情心泛滥,内心更加难受。

    “哦!可怜的小泽德的脸色苍白的像蜡烛一样。真是可怜......”

    常磐看起来木讷无比,实则心里慌得一批。

    ......

    对于自己的新名字和未来的孤儿生活,常磐表示勉强能接受。毕竟除了亲生老爸和两个马爸爸,也没其他人能让他心甘情愿喊爸爸。

    泽德继续木讷的样子,防止被人看出自己并不悲伤。背着小书包跟着别人上车,准备自己的孤儿院生活。坐在车里,看着外面车水马龙,泽德的思绪也跟着飘了起来。

    泽德相信自己凭着文抄公的本事只要度过前期,猥琐发育,以后至少不会饿死。“斗破不知道合不合这些老外口味,诡秘应该能赚钱吧...”

    “小泽德,你要在福利院待上一星期了,等你叔公来,举行完葬礼就要去纽约生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随行的黑人老妹对小泽德说着。

    泽德表示:别说了,脑阔疼,我听不懂啊。

    小镇不大没过多久汽车就到了福利院。福利院护工安排泽德和其他孩子一起看电视,黑妹则去办理泽德的暂住手续。海绵宝宝还是强的很,不会英语也没字幕,一样能吸引人。海绵宝宝和派大星的沙雕行为不仅给孩子们带来了欢笑,泽德一直紧绷的心弦也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只是中途插播的广告,容易让人烦躁。更容易让人烦躁的是“我是托尼.斯塔克,我为自己代言......”广告字幕上为数不多的泽德能认出的单词、下方滚动条的2000年5月7日还有托尼.斯塔克的标志小胡子无一不在提醒泽德这里是漫威,有响指的漫威,凡人没活路的漫威。

    S.H.I.T

    我叫泽德,曾用名常磐。我是个普通人。我不是什么兵王,也不是什么膜法师,更没什么大靠山,就只是一个有些中二的普通上班族。孑然一身来到漫威,还没有系统老爷爷帮忙。十几年后我就要抛硬币赌命了,我现在慌的一批。

    泽德强撑着自闭表情,对旁边的护工说了“sleep!”,就跟着她来到了自己的暂住房间。锁上房门泽德的表情就撑不住了,小脸完全垮了下来。

    完了,没有金手指,还敢穿越到漫威,没救了,等死吧...在床上躺尸了一会儿,泽德又冲到卫生间里,对着镜子喊到“血轮眼、斩魄刀、斗气化马.....求求你们出来!快出来啊!”

    泽德失魂落魄的回到床边,看着边上的小书包,拉链打开一半又把它合上,“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玉皇大帝、如来佛祖、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保佑我吧!给我个希望吧!我还年轻!我不想赌命啊!我还不想死啊!”

    磕完三个响头,泽德拉开了小书包拉链。金色~传说~

    印入眼帘的两个东西,一个散发着金色的王霸之气,另一个灰扑扑的毫不起眼。

    嘶~逢魔时王腰带还有一块空白表盘!发达了!

    如果现在有镜子,泽德应该能发现自己的表情像极了咕噜。带着虔诚与疯狂,小泽德双手捧起逢魔腰带,腰带中间的显示屏亮起。一阵金光闪过,老魔王出现在小泽德脑海里。

    “新的魔王啊。过去的我开辟了全新的未来,成为了至仁至善的魔王。为此我的最凶最恶的魔王之力需要一位继承者。去开辟一个属于你的未来吧!”

    老魔王说完就把小泽德踹了出来,完全不给人说话的机会。只是他离开后,老魔王并没有立刻消散,一个金色时空门浮现,脑袋上顶着个表盘的男人走了进来。

    “你不阻止我把凶恶面的逢魔之力传承下去吗?”

    “他的话?总感觉能行。”

    “还真是我会说的话啊。真是有趣啊。”

    ......

    回到现实的泽德看着逢魔腰带褪去了奢华的金色,两侧的护翼也消散不见。

    拿起空白的表盘仔细端详着,泽德能感觉的到等表盘完全适应漫威世界的时间法则重新亮起,且自己体内的逢魔力量种子成长起来后。自己就能够变身成时王,就有了成长的资本和为了生存战斗的力量。

    .......

    获得力量后第一件事是干什么,当然是感谢大佬了。“在这里我要感谢各位大神照顾小子,感谢黄黑之王赐我欧气,感谢魔王传给我力量...”

    泽德感谢完大佬后,就开始整理老魔王的馈赠了。除了逢魔之力外,还有骑士表盘的力量种子。每重新激活一个表盘都能从对应的时间线中随机抽取一样东西。

    另外老魔王还在泽德脑海里留下了一个主角专属的四次元菊花和全骑士战斗记忆虚影(二叔教练)。当然最珍贵的肯定还是老魔王六十几年知识的积淀了。

    泽德清楚自己不是诸葛亮没办法和那些真正的大佬斗智,就算是普通的神盾局特工智商都应该比自己高辣么一些。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凭借先知的情报和他人不理解的能力制定好详细的计划。

    1、时王表盘沉睡期间,锻炼身体,打好基础。(不能肉身操怪算什么来打?)

    2、制作骑士表盘,找到相性符合的人,重新激活表盘。Build表盘优先。

    3、骑士表盘的相性激活具有不确定性,制作骑士的异类表盘作为后备补充战力。

    ......

    21世纪的漫威世界尤其是纽约这种大城市高科技可是必不可少的,优先激活Build表盘是泽德深思熟虑过的。城里到处都是摄像头,自己以后变身或解除变身时,万一被犄角旮旯里的摄像头拍到。神盾局那帮家伙绝对跟闻见了血的鲨鱼一样,蜂拥过来找自己麻烦。更麻烦的是九头蛇见了自己的时王的装甲,不动点歪心思,那还是人吗?

    Build表盘能带来的不仅有build装甲,还可能有恶魔科学家葛城巧绝顶聪明的大脑。以此开发一个黄金眼反监控装置,用别人的影像替换自己,让自己从整个纽约监控中消失。岂不美哉!甚至开发出一个比贾维斯还高级的AI!岂不是美滋滋!

    而和build相性最高的,应该就是那个小胡子了吧。

    恶魔科学家葛城巧!

    天才科学家斯塔克!

    Best matc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